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雷锋故里
“律师袍”给我的思考
作者:曾丽丹  发布时间:2017-03-17 09:48:23 打印 字号: | |
  2017年3月13日,望城区法院十二审判庭,有一位特别来客。一身着奇异服饰的男子端坐于原告席,见我们进来,便起身站立,恍惚间,我有点混淆他与法官之间的身份,尚未回过神来,只听主审法官问道:你们广东的律师出庭必须穿“律师袍”吗?法官语音未落,我已仔细打量起他来:代理人身披一件袖口宽大的黑色大袍子,胸前配戴一徽章,内着一件白色紧领的衬衣,领口系一红色三层领结。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香港律政片中的庭审场景,除了头顶的银色发帽外,这位代理律师俨然一副香港律师形象,让我对其陡然生出几分敬意。毕竟从事陪审工作多年,头一回在法庭上见到这身装扮。

  细读案卷,本案的原告系广东省某药业公司,被告为望城本地的制药公司。身着“律师袍”的这位正是原告方代理人。整个庭审过程,从法庭纪律的宣读,当事人主要权利义务的告知,合议庭成员的变更告知,到法庭调查、辩论等环节,都有条不紊,井然有序,似乎较以往的庭审有些许的不同,作为陪审员的我和小叶,对此案的事实部分刨根问底,甚至在几次短暂休庭后,仍然交换对本案事实部分的不同理解;在辩论阶段开始前,对案件争议焦点的归纳,承办法官亦与我们两位陪审员沟通确定。似乎,对于本案,我们都心有灵犀地、不约而同地审慎起来。

  当晚,与远在深圳的律师同学就“律师袍”的话题进行畅聊。广东省高院要求律师在本省各地法院及各省高院、最高院出庭必须穿“律师袍”,特殊情况事先经审判长允许可以不穿,如果未穿“律师袍”出现在法庭,会遭到审判长训斥,当地法院为了防止律师忘记携带“装备”,一般都配备了适量的“律师袍”供律师临时租用。可见,着“律师袍”出庭不仅是当地律师行业的规范,也已成为当地律师的职业礼仪。

  在中国这个特有的人情社会,作为律师,他的职业没有地域,没有地界,他无法融入各地不同的处世文化,在地方保护主义还没有完全消除的时代,他需要让自己的职业价值发挥到最大,“律师袍”的装扮无疑为他们披上了一层无形的战衣。

  形重者而心正气。着“律师袍”出庭的代理人在气势上有压倒群雄之势,给人以一种专业、老道、敬业的初步印象,这身装扮也自信地告诉自己:我很专业。所以,接下来的庭审,他们会镇定、从容地应对对方当事人的答辩、辩论,应对合议庭的发问,会缜密地组织自己的辩论意见,这装扮也向合议庭释放着一种信号:请你们严肃、谨慎、认真地对待我代理的案件,因为我很认真。陪审的案件中,事实复杂,难以迅速查清的也不在少数,多年来,即使没有“律师袍”的出现,望城区法院的法官们凭着他们的职业信仰和职业操守,也从来没有畏难过,从来没有草率过,从来没有将案件事实弃之于模糊不清之中,但“律师袍”的出现,更让我们感到一种肃穆的凝重,和丝毫不敢懈怠的压力。也许,庭审上的“心有灵犀”和那些“不约而同”正是来源于此。

  法的严肃和庄重,自古以来都需要司法礼仪的渲染和衬托,更需要程序和细节的折射,同学说广东深圳的律师非常注重办案细节,他们会在庭审前将所有能电子扫描或传输的资料发送给书记员或审判员,供他们庭前阅读,同时,律师也会为其他审判员或陪审员准备基本的案卷材料,这种做法,不仅提高了承办法官庭审效率,同时也获得了法官对自己的尊重。

  不论是出庭的服饰礼仪,还是处理案件的做法习惯,我都尤为赞同,作为内地的法院,当我们接触到一种新的事物,且能在我们内心泛起涟漪,又不自觉地能提高我们对法更高层次的认同和敬仰,我想,它是值得我们借鉴和汲取的。
来源:人民陪审员
责任编辑:彭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