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法学园地
心态对刑事审判量刑的影响
作者:曾丽丹  发布时间:2016-10-18 08:52:52 打印 字号: | |
  前不久,接受了金融行业特聘讲师黄震先生关于心态的特训,他说,我们不仅要感恩支持帮助我们的人,更要感恩伤害、抵毁我们的人,更甚者,他提出“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可负天下人”之做人最高境界。瞬间让我有所悟,蓦然想起近期参与刑事案件陪审合议时的诸多不惑,似乎茅塞顿开!

  不论是去年底乔口老妇杀人判处15年徒刑,还是今年上半年浣某受贿案所判缓刑,以及近日当庭宣判容留妇女卖淫案判处被告仅几个月的刑罚,我都觉得罪刑过于轻判。刑庭的法官极其谦逊,且颇为尊重陪审员,总是尽可能地让我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几个案子下来,主审法官调侃我说:你是个重刑主义者!一语道出我内心的特质,我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眼里容不下沙!总企图通过法律这把利刃来维护社会的唯美,然而,人没有完人,事物同样没有完美,又岂能逆其道而行之!

  刑法之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以及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已经向我们释放了刑罚的本质应是向教育改造的回归之讯息,在所有的刑事案件中,行为人往往是受某种利诱,或受客观环境的影响,受周边人和事的污染,在内心经历了种种复杂的权衡、较量或挣扎,而最终迈出铤而走险的一步,对于审理刑事案件的法官,究竟以什么样的心态对案件,对行为人作出判定,对受害人,对社会,对案件的被告作交代,这种自由裁量权的把握是很纠心的,说到这里,不能不让我想起两年前在刑庭办公室看到的那幕那景:因家境窘困而以盗窃为生的被告人被提起公诉后,家属抱着一智障的约四、五岁的孩子,要将其丢弃在法院,理由是判其实刑将无人照顾智障的孩子!我不知道此案最终的判决结果,但如何权衡案件中被害人与被告人的利益,如何兼顾判决的社会效果与对其家庭造成的影响,这恐怕是刑事案件承办法官长期要面临的思考!在案件事实明显清晰的前提下,在法定刑内,量刑多少,主审法官往往会跟陪审员合议,提出他的量刑意见,包括量刑理由,以及类型案件的惯常做法,人民陪审员来自广大群众,来自各行各业,他们倾听百姓的声音,了解百姓的好恶,在刑事审判的过程中,他们会不由自主站在了被害人的立场,理性些的会站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高度,这样的心态无疑会将惩处的砝码加重在被告人身上,而使得法治的人性化以及法治向教育改造回归的目的难以实现!而此时,主审法官会心平气和地解释他从轻处罚的理由,着重于被告人悔罪、自首、退赃、犯罪的主观动机诸多方面,无不表现出要给被告人重新做人,重拾人生的真诚期望!

  我隐约感到:法官的思维似乎将黄震老师的心态教育渗透到了刑事审判的过程,不让案件行为人产生“此生已无望”的绝望,又能让行为人真正地感受行为所付出的代价惨痛,不敢再以身试之,那么,即使负了被害人,负了社会,能拯救一个全新的灵魂,又何尝不可呢!毕竟,十三亿人口,这只是少数中的个案罢了。

  我豁然明白,刑事审判的法官为何不是盛气凛然,反倒是温文尔雅了,因为他们是当下时髦的37度法官,用37度不愠不火的心态来审理刑事案件,想必更适当,更切合时下法治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这应该也是望城法院岗位分工的智慧之笔了!
责任编辑:彭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