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法院文化
新柳如醇
作者:谭铁安  发布时间:2016-04-08 09:01:09 打印 字号: | |
  我醉了,醉在斑马湖南湖的新柳中。在一个久雨之后的春日阳光里,城市里的柏油路还留着湿润的水迹,让柏油中的小石弱弱带着些寒意;路旁花蕊上还沾着滴滴珍珠、晶莹透亮;风,如少女羞涩的唇,轻轻的吻了你,却又飘开……

  有一丝暗香来,不经意间,花的、叶的、草的?抑或是丛间游道上初起的青苔散发出来的?忍不住游目四顾,想寻找香的来处,然不知道从哪里来,而今已满满的都是;有清凉滴在脸颊,稍一抬头,一条柳枝,轻斜着向你挥来……

  我轻轻地将柳枝拂开,又拈着她,不让她随便动,我想数一数枝条上缀了多少颗绿苞,有几多小苞还在合着,几多已经散开;我想看一看这绿苞是不是真的,为什么是绿的,又带了些淡淡的黄;我将枝条轻撩在鼻翼和唇间,想咬就咬想?q就?q,要尝一下这新柳的滋味;我还是放开了柳枝儿,因我不忍,我怕手重了,折断了她。

  柳枝轻轻地弹回,依然垂落,有风来,在湖中轻点,一下两下,湖水漾起了一层微波;好多柳枝都在点水,水波也多起来,波上起了淡淡的烟,使本来稀疏的柳变得有些迷蒙;迷蒙中,传来几声清脆的莺啼,引得丛中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鸟也跟着闹了起来,不晓得这柳林中,藏了多少报春的鸟儿,也不不知道是柳在争春还是鸟在报春。

  还有几只水鸭,也不知道她们在柳下的湖中呆了多久了,好像终于等到了这新柳如丝的时节;水鸭们很忙,围着这柳丛和柳荫,这里钻进去,那里钻出来,似在湖里寻找什么,而她们从水里伸出头来,嘴里也不见得有一鱼半虾,唯有那水鸭们入水后的出水,让人有些等待。

  湖岸的柳丛,有数处供人休憩的长凳,两位老人,相依而坐于一棵绽发新枝的老柳树下的凳上,静静地坐着,不知道是在数着柳的年轮还是体念湖的宁静;匆匆而行的路人借这柳下道,似顾不上道旁的暗柳晴荫,偶尔望一下湖中鸭或有所思;唯有一对少男少女,浅笑着坐在湖边的草坪上,望着湖面,任柳枝像绿色的小鞭轻轻地打在他们身上。

  而这一切,仿佛就是春姑娘用新柳的苞儿酿成的一壶美酒,让你醉着,不愿醒来。
责任编辑:谭铁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