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网站访问量: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首页 > 审务公开 > 法学园地
“限制高消费令”应由院长签发
作者:黄凌志  发布时间:2010-03-10 16:25:38 打印 字号: | |

为破解法院“执行难”,不少法院进行了积极有效的探索,“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就是其中的一个方面。由于是创新,该项制度自然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现实操作中,各地法院的作法也不一致。比如,限制高消费令(以下简称限高令),有的法院由执行合议庭的审判长签发,有的法院由执行局局长签发,也有的法院由院长签发。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中,拟规定“限制高消费裁定由执行局局长签发”,其本意即在于规范限高令的签发权。笔者认为,限高令的签发权亟待规范,但不应归口到执行合议庭审判长手中,也不应归口到执行局局长手中,而应当归口到法院院长手中。理由如下:

一、由执行合议庭的审判长签发“限高令”,不利于规范适用标准,容易导致“限高令”的滥用。目前法律上并没有对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如何适用“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作出明确规定,它是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的一种司法创新和探索,因此对其签发应严格把关,以维护司法文书的严肃性和避免司法权力的被滥用。如果“限高令”由执行合议庭的审判长签发,各审判长可能对其具体的适用环境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势必造成“限高令”的多头签发,因标准不一,容易导致“限高令”的滥用,也不利于这一制度的进一步调研、总结和完善。

二、人民法庭也有执行权,而执行局对法庭执行工作是指导而不是领导,而且,执行局局长不一定是院领导,由执行局局长签发“限高令”名不正,言不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加强人民法庭工作的决定》,“人民法庭办理本庭审理案件的执行事项”,“但涉及执行审查事项或者基层人民法院认为不宜由人民法庭执行的,由基层人民法院执行机构负责执行”,即人民法庭在司法实践中也拥有执行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执行工作的若干意见》,执行局局长可以是法院党组成员,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法院执行局局长都能进入党组成为院领导。因此,执行局长可能是院领导,也可能不是院领导。鉴于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的特殊性,在执行局局长不是院领导的法院,其执行局局长对人民法庭的执行工作的领导力量就要更弱一些。而且,执行局对法庭的执行工作是指导而不是领导,由执行局局长签发限高令名不正,言不顺。

三、“限高令”由院长签发更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立法本意。民事诉讼法规定拘传、司法拘留、罚款乃至搜查令、强制迁出房屋和强制退出土地的公告等这一系列的强制措施的实施都必须由法院院长签发或批准,其立法本意是通过法院内部的行政领导关系约束对上述司法权力的使用。限制高消费裁定是对被执行人的一种严厉的制裁措施,能够对其社会信用度产生很大的负面作用,其法律效果不亚于司法拘留、罚款。因此,该类文书不论是由合议庭的审判长签发,还是由执行局局长签发,都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的立法本意。由院长签发该裁定,不但符合民事诉讼法的基本法理,也有利于院长对执行案件的监督,保障司法的公正。

责任编辑:黄凌志